您的位置:小說520 > 玄幻奇幻 > 炎武戰神 > 第2940章、修羅帝君

配色:

字號:

第2940章、修羅帝君

  天地,無故變色。

  窒息!

  一股讓人窒息,萬道封禁,萬物顫抖臣服的氣息,就這么來之突然,毫無預兆,從未知中洞穿時空萬道,威沉沉的彌漫于天地。

  “恩?”

  奔行中的幽冥圣主與羅剎女皇,忽覺天地異動,明顯感受到一股極度恐怖的氣息,狠狠滲透心魂。只覺周身沉重,動彈不得。

  而整片修羅界上下,更是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這一時的平靜,比起方才那滅世威能,似乎來得還要更加恐怖,更加震撼心靈。甚至比起凌天羽方才釋放出來的氣息,還要更加強大,更加深沉。

  而滄溟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本是垂敗得他,突然間精神喚活,神色重現光色,激動萬分。

  “呃?”

  凌天羽亦是神情駭然,本該到他這境界,已經心如止水。可在這天地間徒現的無形威能,竟讓他心神激蕩,同時心底的不安也變得越發強烈。

  轟!~

  天地驚震,似乎源于遠古,一股超強威能,封禁萬道,天地氣場變得晃蕩不堪,一陣陣讓人感到恐懼與窒息的氣息,漫天籠罩而來,連天地間的每一個死角都不放過。

  強!

  凌天羽滿臉駭色,在這勢威壓迫下,竟是被迫避讓三分,如臨大敵般,面色顯得無比的凝重。

  那一刻!

  諸天萬界似乎在顫抖,天地大道在哀鳴,一股讓萬物臣服的氣息,萬道衰敗的可怖威能。好似從未知遠古覺醒,帶著主宰天威,鋪蓋天下。

  轟然!

  天穹之中,徒然現出一道龐大遮天的詭秘漩渦,萬里陰云,瞬息被抽盡一空。諸天悲鳴,大道沉淪,好似整片天穹都在朝著漩渦內淪陷,宛生末日。

  這一刻!

  所有人都驚恐仰望著天穹中的龐大漩渦,隨之入心的,便是那深深的臣服,直接滲透心神靈魂的恐懼感,紛紛膜拜。

  驚然!

  一尊巋然威影,仿佛從穿越今古,破道而出。諸天大道悲鳴,萬物沉淪,那是帝軀的偉岸,斗震天地,駭世踏出。

  一席銀白色長發,散落披肩,身裹一身紫紋色長服。臉如雕刻,棱角分明。劍眉入鬢,鳳眼生威,鷹目高鼻,厲眼深邃如蒼穹,蘊含萬道。身礀高大,魁梧如山,高高在上宛若帝王,無喜蒼生,無形間釋放出來的主宰之勢,勝若雷霆,強烈震撼著所有人的心靈。

  就這么,威嚴傲立于無窮,無悲無喜,俯視蒼生。不動如山,面沉似水,無形威壓,碾壓天地,萬道顫鳴。

  忽而!

  腳下一個飄蕩,如同浮萍隨波逐流,步法顯得虛浮而錯亂,卻是蘊含著一股獨特的韻味,有著一種難以理解的玄妙神韻蘊含其中。

  一步一天地,一步一大道,遮天帝影,群山走動,天地空間好似不斷被遠,帶著藐視蒼生的冷峻之色,步融萬道而來。

  每一步,載有著無窮的威能沖擊,如同無數無形的利劍,強烈沖擊著凌天羽的心神。

  “呃”

  凌天羽暗生驚吟,在這無形的恐怖壓迫中,好似直面狂瀾駭浪,完全是處于本能的恐懼,忍俊不禁的迫退三分。渾身血液凝固,就連凌天羽也感覺到了那窒息的難受感。

  凌天羽現在已經超越了尊境,可跟眼前這緊逼而來的帝影,卻讓他感覺如同螻蟻般的卑微無力感,差距如天地之隔。

  而漂浮而來的偉岸帝影,明明可以看清楚實質的容貌,但卻始終給人一種神秘飄渺的模糊感,一種詭秘的矛盾錯覺。

  但眼下這尊帝影,已經深深烙印人心,刻印在心魂。整方天地萬物,乃至是更細微的物質,頃刻間都完全陷入了靜止狀態。

  修羅帝君!

  原來,并非傳說,修羅帝君終于現世了!

  滄溟眼瞳暴突,激動至極,雙目泛紅,驚呼道:“帝君大人!我的主!您終于蘇醒了!”

  “恩,是困天圖破滅,喚醒了本帝!”修羅帝君微微點頭,靜靜傲立于天地,身上氣息內斂不發,卻又時刻給人風雨欲來的無限壓迫感。

  “是老奴辜負了您,未能善加使用困天圖,反讓天圖毀之一旦,請帝君賜罪!”滄溟仰嘆道,自稱為奴,畢恭畢敬。

  “你為本帝盡忠百萬年栽,苦其一生,勞心勞力,為本帝塑身!如今更為本帝奪得完整的界源,一躍巔峰,可謂功不可沒!”修羅帝君威沉沉的吟道,每一句一字,皆是聲如驚雷,大道震顫,威懾人心。

  “承蒙帝君信任,厚以重望,更得以您悉心栽培,老夫現在所為,遠不足報答帝君所承盛恩!”滄溟拱手道。

  本來修羅帝君是給予滄溟稱贊的,突然間,面色一沉,道:“然而,你卻始終辜負了本帝的期望!原本賜你困天圖,是為你識便真假,保我界安世!可你持有天圖,卻未能識辯外敵,讓外敵在我界興風作浪,更是險些壞本帝大計!你縱有功,卻功不抵過!”

  滄溟冷汗淋淋,顫顫巍巍的恭身道:“老夫的確有負于帝君大人的信任,讓外敵狂賊有機可乘,請帝君嚴懲!”

  剛說完!

  修羅帝君突然煞瞳一開,無形威能,蘊含主宰帝道,瞬息籠罩向滄溟。

  “帝”

  滄溟臉色驚變,雖說請求嚴懲,但可未曾想修羅帝君真會對自己狠下殺手。還來不及求饒,眼瞳急縮,慘叫一聲,整個形體瞬間崩碎在天地。

  秒殺!

  僅僅一個眼神,滄溟竟被瞬間秒殺!

  凌天羽也是驚嚇了跳,這本來說得好好的,而且就算滄溟有過,但這百萬年栽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就因為一個小小的錯誤,好端端便將滄溟滅殺,對于修羅帝君的舉動完全不理解。

  難道,這是為了在凌天羽顯示他的手段嗎?還是在向整個修羅界展示他的至高權威?

  “溟老”

  幽冥圣主與羅剎女皇亦是錯愕不已,說得好好的,而且滄溟還是修羅帝君一手培養起來最忠誠的奴從,竟然就這么被無情滅殺了,這也太冷酷了。

  “幽冥!”

  “羅剎!”

  “拜見帝君大人!”

  幽冥圣主與羅剎女皇嚇得不堪,滿色敬畏,立馬跪拜行禮。

  “拜見帝君大人!”

  整片修羅界,齊聲跪伏。

  可惜,修羅帝君根本無視蒼生,在他眼中,修羅界上下萬物皆無螻蟻。在滅殺滄溟之后,如同九幽煉獄般的邪瞳,直勾勾的盯視向凌天羽。

  那眼神!

  犀利如劍,更是蘊含著大道帝蘊,無形間震透進來。

  僅僅一個眼神對視,便讓凌天羽心神激蕩,波瀾不息,好似有種被打入萬丈深淵的墮落感。所幸凌天羽已經跨入帝境,堪可勉強承受。

  但這實力也太恐怖了,還未出手呢,僅是一個眼神,便讓凌天羽遭受到如此強烈的心神沖擊。倘若真是出手,那該是豈等恐怖?

  “界靈?”修羅帝君眉頭微皺,卻并不驚訝,神情淡然的吟道:“真是稀客,原來閣下是位一界之主!只是你堂堂界主,趁本帝閉關,侵犯我界,已是越了規則!”

  壓力!

  修羅帝君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似乎有無窮的魔力,壓得讓凌天羽快透不過氣來。原以為步入帝道,就是修羅帝君再世也有一抗之能,如今看來是自己井底之蛙了。

  但多年以來,凌天羽面對凌駕自身強敵諸多,雖然現在壓力深重,但也不至于連開口吐言的能力都沒有。便穩守心神,直面正視著修羅帝君,淡然道:“帝君言重了,晚輩絕非有心侵犯貴界,只是無意間入界!可不知,在此界修為遭遇限制,所以晚輩所做作為,不過是求一絲生存自保而已!”

  “自保?怕是處心積慮吧!”修羅帝君目光一凌,直視著凌天羽沉冷道:“在本帝閉關沉睡之時,吸煉于界源,卻發現存在有你的影像,算來倒是認得你!你乃凡俗之人,卻天賦異稟,修得邪魔之身,深得鴻蒙傳承,于百年修為,凌駕五界,如今更是吸煉本帝的帝道之力,獲得帝道感悟,也是在這六界中繼本帝之后唯一晉升帝境者,若論天賦,只怕本帝也未定勝你,難怪血奴會敗給你,著實不冤!”

  界源,便是凌天羽所認知的惡源,竟然修羅帝君已經成功吸煉了惡源,以他帝道巔峰修為,自能能夠摸清所有的前因后果,自然也是明知凌天羽的底細。

  只是這血奴,倒讓凌天羽困惑,便問:“惡源分體兩界,血尊只得三分,如今歸入修羅界,落于你手,若料不假,這血尊只怕是你手中的一個棋子罷了?”

  “不錯,你確實聰明,太古時期,浩劫降臨,修羅界面臨滅頂之災。本帝便以畢生之能,扭轉災劫,卻聚得惡源!可這惡源,惡力無窮,而本帝當時已是油盡燈枯,根本無法掌控惡源!便將惡源削弱三分,轉移外界!若有能者得之惡源,便可凌駕萬靈,屆時便可助本帝打通界域之門!”修羅帝君沉聲道:“可惜,血奴終究辜負了本帝的期望!幸運的是,惡源終歸歸于本帝之手,而這百萬年載的沉睡,本帝早已掌握了惡源!如今善得其全,才得一舉躍入巔峰之境!說來,該是本帝承了你的情!”

  原來

  凌天羽可算明白過來,這修羅界竟是眾界負面惡氣所形成,為造物主所封禁,這惡源本是源于修羅界。還以為鏟除血尊,便可讓六界歸于平衡安寧,想不到卻是造就了修羅帝君這位更加恐怖的存在。

  
(提示:可按← →鍵翻頁) 上一章節 回炎武戰神書目 下一章節
520網絡小說網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更新屬于網友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如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刻刪除
Copyright (C) 2010-2016 520網絡小說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海南环岛自行车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