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小說520 > 武俠仙俠 > 龍甲神訣 > 第一百零二章 冰谷苦斗

配色:

字號:

第一百零二章 冰谷苦斗

  緊要關頭,龍眠道長使出了“龍吟劍法”絕招“云引龍吟”,竟凌空躍起向陽云漢反撲過來。

  二人手中兵器在空中準確相交,這招比試,陽云漢全力施展“龍甲神訣”之“龍飛式”主攻,龍眠道長變換“龍吟劍法”招式“云引龍吟”主守。二人兵器相交之后,竟各自飛退五步,斗了一個旗鼓相當。

  龍眠道長心中大怒,臉色陰沉,全力催動內力,準備發動“龍吟劍法”絕招“鼉怒龍吟”,只聽龍眠道長手中“龍吟劍”的鋼珠劇烈顫動之下,聲波直透向對面的陽云漢。

  陽云漢避無可避,一邊運轉內力克制“龍吟劍”的聲波攻勢,一邊擺出“龍甲神訣”之“虎翼式”架勢,準備接招迎敵。

  就在這個時刻,山拗之中突然刮起一陣驟風。這陣風極為強勁,大到平地里能將一個壯漢凌空卷起,陽云漢、龍眠道長和玄武上人三人都身負絕世武功,各自使了千斤墜的功夫定住身形。

  可旋即斗大的冰雹夾雜在狂風中,劈頭蓋臉落下。緊接著,大雪也被疾風攜裹著飄然而下。轉瞬之間,三人就被籠罩在了又一場暴風雪之中,對面不能視物。

  陽云漢見機會難得,哪里會再做逗留,展開身形向山拗口掠去。龍眠道長和玄武上人在暴風雪中看到一個隱隱綽綽的身影要從自己身邊閃過,二人趕忙各自舞動手中龍吟劍和青冥妖爪擋住陽云漢的去路。

  陽云漢雖身處在強勁的暴風雪里,可也察覺到迎面兵器之上勁風來襲,急忙揮動龍雀寶刀抵擋。三人在暴風雪中一陣亂戰,陽云漢時而面對龍眠道長,時而面對玄武上人,三人斗了個不亦樂乎。

  此時暴風雪越來越大,混戰中的三人不知不覺中挪出了山拗口,可三人還渾然不覺。打斗中的陽云漢突然覺得腳下一空,身形一個趔趄。陽云漢正待拔身而起,卻不料龍眠道長手中“龍吟劍”恰好從他的頭頂掠過。

  陽云漢無奈之下,只得任由自己身體向下滑落。這時陽云漢才發現,原來三人一番比斗之下,自己竟在渾然不覺中退到了一處斜坡邊緣,此刻自己正是順著斜坡跌落。

  若是此時暴風雪停歇,三人就會看到此處是從山拗口旁以六十余度傾角向山下傾斜的一處巨大斜坡,斜坡之上遍布冰溜,異常滑溜,看上去一眼望不到盡頭,蔚為壯觀。

  陽云漢踩在冰溜上之后,身形立刻向下滑落,急忙使出輕身功夫保持平衡,在暴風雪中順著斜坡向下滑行,轉眼之間就向下墜了十尺之余。

  身處山拗口的龍眠道長突然失去了陽云漢蹤跡,心中吃了一驚,向前躍了一步,突然也感到腳下一空,凌空向下墜去。

  龍眠道長久歷江湖,雙腳落地之時,很快就穩住心神。他察覺到腳下滑溜,自己身形向斜下方墜去,立刻猜出自己定是跌落到了斜坡之上,而自己一直在追殺的陽云漢也定是先于自己從斜坡上墜落,于是龍眠道長立刻展開千金墜功夫穩住身形,向斜坡下一路滑去。

  陽云漢順著斜坡一路下滑,漸漸擺脫出暴風雪籠罩的范圍,眼前頓時豁然開朗。陽云漢定睛看清自己身處在一處綿延的冰溜斜坡之上,這處斜坡高達幾百丈,直通到谷底,整個冰溜好似一個巨大無比的鏡面,斜插在山谷,氣勢驚人。

  就在陽云漢想著用龍雀寶刀鑿在冰面之上,止住自己下墜身形之時,龍眠道長也從暴風雪中掙脫而出,順著冰溜斜坡向陽云漢滑來。

  龍眠道長很快看清周遭情形,見陽云漢就在自己下方不遠處,龍眠道長想也不想,運起手中暗紅色的“龍吟劍”,使出“龍吟劍法”的另外一式殺招“霧起龍吟”,只聽劍中鋼球顫動嘯叫起來,仿佛從四面八方罩向陽云漢。

  陽云漢瞥見龍眠道長追了上來,改龍雀寶刀鑿冰面為點了下冰溜,陽云漢借此一點之力,從冰溜之上加速向谷底滑去,瞬間就脫離了龍眠道長“龍吟劍”勁氣籠罩的范圍。

  龍眠道長見陽云漢想逃,口中大聲喝道:“小子莫走!”一反手用“龍吟劍”也在冰溜上猛點一下,身形急速下墜朝陽云漢追了過來。

  只見二人各自借著手中兵器,或是急點冰面加速下滑,或是敲擊冰面略微調整下滑方向避過沿途的石塊,或是輕鑿冰溜延緩下墜之勢,二人在百丈冰溜之上你追我趕起來。

  眼看二人又一次靠近,成并駕齊驅下墜之勢,龍眠道長施展出“霧起龍吟”招式攻向陽云漢。

  陽云漢見狀,趕忙使出“龍甲神訣”之“龍飛式”應對。二人手中兵器在空中相交之后,陽云漢在冰面上向斜下方滑行開二丈多遠,龍眠道長則只是向另一側斜下方滑開一丈余遠。

  龍眠道長見自己雖是占了上風,卻無法在冰面之上取勝,急忙用“龍吟劍”在冰溜上連點幾下,又向陽云漢迫近過來。

  二人頓時又成了你追我趕之局,每每在靠近對方之際,各自舞動手中兵器全力攻向對方。可陽云漢和龍眠道長二人身形卻一直在急速下墜,轉眼之間二人就跌落到了谷底。

  此處谷底還在雪線以上,谷里全是厚厚的積雪。二人從高達幾百丈的山坳口墜落,速度均是極快,加之二人一路互相牽制,無暇運功止住下墜身形,陽云漢和龍眠道長二人齊齊沖入厚達三丈余深的谷底積雪之中。

  只見積雪被二人急速下墜的身體砸的沖天而起,揚起漫天的雪花,接著轉瞬就將二人身形淹沒掉。

  龍眠道長江湖經驗豐富,雖是跌落積雪之中,心神卻是絲毫不亂,就在身體砸入積雪的一瞬間,龍眠道長看清陽云漢落入積雪的方位,手中“龍吟劍”也同時刺出,正是“龍眠劍法”的絕招“鼉怒龍吟”。

  “龍吟劍”那碩大球形護手中的鋼珠,劇烈顫動之下,發出尖銳的嘯叫聲,竟在冰雪之中生生劈開一道道細微的裂紋,向陷在積雪中的陽云漢直透而去。

  跌落積雪之中的陽云漢只感到眼前一黑,五官在瞬間被冰雪淹沒。陽云漢從未經歷過如此局面,心頭微震,恰在這個時候,陽云漢心尖突然一顫,下意識感到周圍的積雪之中似有異動。

  陽云漢急忙展開“龍甲神訣”之“虎翼式”,在積雪之內,猶如猛虎出柙嘯傲山林般,舞動手中龍雀寶刀。恰在此時龍眠道長“鼉怒龍吟”發出的音波攻到,不偏不倚正好被陽云漢龍雀寶刀上帶起的強勁刀氣封擋住。

  龍眠道長卻在積雪之中運起“鼉怒龍吟”后招攻了過來,陽云漢急忙運轉內力,體內真氣驟停驟起,好似猛虎加翼,翱翔四海,刀隨身動,內力突然提升一成,全力封向來襲的“龍吟劍”。

  二人手中兵器準確相交,只是此番二人身處在積雪之中,都是退無可退。龍眠道長內力稍占上風,也就罷了,陽云漢卻被震的氣血上涌,體內血氣翻騰。

  就在這個時候,龍眠道長的“鼉怒龍吟”余勢未了,手中“龍吟劍”在冰雪之中一個轉折,竟從一個匪夷所思的角度直刺向積雪之中的陽云漢。

  陽云漢的第六識原本對危機極為敏感,可一來此刻他身處在從未碰到過的積雪之中,二來他被“鼉怒龍吟”震的內息不穩,因此根本沒有察覺到龍眠道長凌厲的殺招。

  眼看“龍吟劍”就要刺中陽云漢要害,卻突然被積雪之中的一物阻隔住。“龍吟劍”正刺在此物之上,生生被擋了下來。

  陽云漢終于察覺到積雪之中的異動,急忙揮龍雀寶刀向側方擋去,恰好將停頓下來的“龍吟劍”格開。

  陽云漢心頭凜然,明白若不是積雪之中有異物出現,只怕此刻自己已然中劍。想到這里,陽云漢下意識地伸左手一撈,將積雪之中救了自己一命的異物抄到手中。

  觸手之處,陽云漢覺得此物四四方方,和自己遺失的“龍甲神木”倒有幾分相似。陽云漢心中又驚又喜,不及細辨,急忙將此物塞入懷中。

  這個時候,龍眠道長卻是氣急敗壞,自己使出“鼉怒龍吟”明明眼看就要建功,卻被積雪中不知何物所阻,接著自己的“龍吟劍”又被陽云漢的龍雀寶刀格開。龍眠道長氣惱之下,猛地運足掌力,在積雪之中伸左手輕飄飄拍向陽云漢。

  正是龍眠道長使出自己三大絕學之一的“眠霜掌”,輕柔地拍向陽云漢要害。若是在平地之時,龍眠道長這式“劍后掌”出其不意掩其不備,定能收到奇效,可此刻陽云漢剛剛在厚厚的積雪之中逃過一劫,心神正處在高度戒備之中,當即察覺到身側雪塊的細微異動。

  陽云漢曾見識過龍眠道長“劍后掌”的威力,猜出龍眠道長定是出拳偷襲,急忙伸出左手拍了過去,二人左掌在冰雪之中不偏不倚正好相交。陽云漢和龍眠道長各自催動內力全力攻了過去,轉瞬之間二人變成了純以內力相搏之勢。

  陽云漢身具七十載的雄渾內力,僅以真氣內力而論,已經在武林中步入頂尖的行列,只可惜他此番遇到的恰好是武林中最頂尖存在“天龍玄花”龍眠道長。

  龍眠道長一生勤學苦練,生平歷經無數次生死之戰,加之多服食奇珍異寶,機緣巧合之下,已經身具近八十載的雄渾內力,比之陽云漢有過之而無不及。

  二人雖是在冰雪之中靜止不動,可內力相搏毫無投機取巧之處,實則比二人拳腳刀劍相交更加兇險萬分。

  龍眠道長運轉內力,一浪高過一浪攻向陽云漢。陽云漢退無可退,內力周流運轉之下,苦苦支撐起來。此時距二人陷落積雪之中久矣,二人口鼻之中均不能呼吸,又全力施展內力生死相搏,呼吸更加困難,陽云漢尤甚。

  陽云漢只感到對面龍眠道長內力一波又一波洶涌而至,外來壓力越來越強,也越來越難抵擋。陽云漢自己又身處積雪之中,體內真氣凝聚之下,無處宣泄,整個人好似被充氣的皮囊一般,越來越腫脹,體內各處血脈為真氣所沖擊,也越來越疼痛。

  內憂外患之下,陽云漢漸漸被逼入絕境,體內真氣也逐漸枯竭起來。這些變化自是逃不過龍眠道長的感識,龍眠道長臉露猙獰之色,加緊運功攻向陽云漢。

  陽云漢心中暗自嘆息,自己此刻身處在積雪之中,腳下無大地可為內力疏導,否則此時使出回鶻智者所創的“大禹神功”,或許還有取勝之機。

  就在陽云漢逐漸陷入絕境之時,突然感到自己丹田之內無緣無故有一股真力涌出。此股細微真力好似涓涓細流一般匯入陽云漢體內周流運轉的真氣之中,讓陽云漢得以繼續苦苦抵擋住龍眠道長的洶涌攻勢。這一絲變化被龍眠道長察覺之后,不禁令他頗為詫異。

  慢慢地,陽云漢丹田之內涌出的真力愈來愈強勁,竟成了滔滔河流一般灌入陽云漢體內原本即將枯竭的真氣之中。此時若是檢視陽云漢的體內,就會發現他體內經脈在這股新生內力沖擊之下好似又粗壯了幾分。

  龍眠道長原本以為陽云漢內力即將枯竭,自己很快就可以擊斃陽云漢,卻不料對方內力竟然又逐步轉強,不禁讓龍眠道長大驚失色,只得繼續催動內力狂攻過去。

  陽云漢丹田之內涌出的內力卻愈發強勁,直如奔騰的江水一般。直到此刻陽云漢方才明白過來,原來此番和龍眠道長以內力生死相搏,內憂外困之下,自己曾經服食的“玄解母丹”再次激發潛能,被自己繼續消化吸收。

  陽云漢內力越來越強勁,龍眠道長卻越斗越是心驚。可此刻他就和剛剛的陽云漢一樣,已是騎虎難下之勢,根本無法再輕易擺脫二人相交的手掌。

  到了最后,陽云漢終于又吸收了“玄解母丹”十載內力,身體已經無法再消化接納。此刻陽云漢身具八十載的雄渾內力,已經和龍眠道長的內力不相上下。

  其實若是沒有此番機緣,陽云漢不知道要再經過多少年才能繼續消化吸收完“玄解母丹”又十載的功力。而且此番陽云漢也是在絕境之中才得以在朝夕之間消化吸收了如此多的內力,否則如此逆天強行吸收內力,只怕死罪可免活最難逃,少不得體內經脈又要吃極大苦頭。

  陽云漢內力漸強,和龍眠道長成伯仲之勢后,二人手掌膠著在一起,各自體內真氣你退我進,斗的不可開交。

  如此這般,又過去了足有一炷香的功夫,雙方體內真氣在相持之中逐漸消耗,各自漸成檣櫓之末。

  陽云漢對面的龍眠道長原本臉似淡金鍍容,可此刻早已經是面容慘白,飄灑前胸的三綹胡須也在微微顫抖。

  龍眠道長內心之中更是掀起了驚濤駭浪,無法捉摸透為何在如此短的時間里,陽云漢內力竟會提升到如此境界。可龍眠道長此時已是無可奈何,又無法獨自撤回內力,只得和陽云漢一直對耗下來。

  
(提示:可按← →鍵翻頁) 上一章節 回龍甲神訣書目 下一章節
520網絡小說網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更新屬于網友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如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刻刪除
Copyright (C) 2010-2016 520網絡小說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海南环岛自行车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