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色:

字號:

038章 阮家輕侯

  楚天坐了起來,目光憐憫地看著她。“就這么說定!反正這次婚約我是一定要阻止的。”

  “你阻止不了的,你連我都說服不了,怎么能說服他人?我知曉你想做什么,可是即便你比鹿郴再優秀、再有前途,你是未來的他是現在的。而且實話告訴你,這個婚約是祖父極力推動的,他不想讓我和你有太過牽扯。”

  “阮仁杰?就是他讓你不能來楚府的吧,是他破壞了我們的計劃。那老頭我早晚讓他領教一番沙包大的拳頭。”楚天不屑道。

  “嗯?你太沒禮貌了,怎么能直呼我祖父的名字!他是為我好的,不然就不會推動這個婚約,而是把我賣給你們楚府了。那樣他能獲得的更多。”

  阮輕盈認真道。她內心還是很感動的,阮仁杰說了許多,處處為她著想。如此她也原諒了祖父把她關在家里不讓她幫助楚天的事情。

  楚天搖了搖頭,這孩子還是太單純啊。阮仁杰那個人精,修行可能差點,在算計方面可是老手。楚云筱三人消失,是他第一個喊出并認定三人是被仙人帶走或者去了仙人空間的。這和他幾番交道下來,楚天斷定他當時就是瞎胡說的。反正說錯了沒啥,如此可以引來燕北六州諸多貴族的關注。

  說對了,就像現在,這名聲層層向上漲,現在的燕北六州誰不知安平城阮仁杰的大名,“很有見識的一個人”。

  阮府的隨從和楚府的隨從在庭院中等了許久。薛靈珊站在那里,他們自然不敢過去打攪正在交流的楚天二人。

  許久之後,幾個隨從才欣喜起來,看到楚天終于做起來了。

  隨即他們又失望了,二人又在那里交流,并沒有要離開的意思。這兩府的隨從來了一波又一波,楚云展和阮輕侯正在等著呢。

  實在等不及了,楚府一個大膽的隨從上前,“薛先生,能否告知一下小公子,三公子和阮府的四公子正在等著呢,這已經許久。”

  薛靈珊瞥了他一眼,這個沒眼色的,在你們眼里阮輕侯重要,可在你們小公子眼里阮輕盈才是重要的、是他此行目的。阮輕侯見不見有什么關系呢。

  又等了許久,有隨從急忙奔來,說是阮輕侯要到了。

  今日阮輕侯本當接待楚云展這樣身份地位的年輕客人的,楚云展見過之後,左等右等楚天還是不來,派去請的隨從已經好幾撥。他只好放下客人先來此處。

  他找楚天是有要事商量。作為阮府的核心子弟,他是有資格知曉內情的,楚云展今日既然帶著楚天來,目的肯定是阮輕盈。

  進入阮輕盈庭院,見到薛靈珊,他有點恍神,即便薛靈珊輕紗蒙面,他也能感知到看到她的魅力,一時有些心動。

  不過不便多說,他簡單和薛靈珊問好,爾後向楚天二人走去。

  阮輕盈見到兄長到來,知曉耽誤了許久,這次聊得太久。“楚天,向你隆重介紹一下,這就是我四哥、四郡三杰之一的阮輕侯!”

  這就是祁曼麗之前以之為志向的三杰之一?果然是人中龍鳳,二十多歲已經五脈高階的修為,英俊瀟灑,不愧是諸多貴族姑娘心中的完美男神。

  “你應該先向四哥我介紹他。”阮輕侯看著楚天對阮輕盈說道。二人是堂兄妹關系,阮輕侯排行第四,因而是四公子、四哥。

  阮輕盈這才發現不妥,方才的話語似有把楚天當作自己一方而把四哥當作外人的意思,這是失禮的。怪只怪楚天身上有種奇怪的魔力,讓人忍不住親近之。

  一番禮儀之後,進入正題。阮輕侯說明來意,請三人去他的庭院小坐。

  本來他是只想找楚天商量要事的,見過薛靈珊之後改變了主意,邀請三人先去他的庭院小坐,打算之後人散再找楚天密談。

  “阮四公子,若是有事還是先說吧,且在此處。談完事情之後再去你的庭院。”楚天看其神色就知曉阮輕侯有話要說。他做事的邏輯是先把重要的事情解決,反正他又不用去招呼上府的賓客。

  見狀阮輕盈去找薛靈珊,她覺得阮輕侯應該也是來阻止楚天的。這個四哥對她一向很好,與她關系雖非親兄妹勝似親兄妹;優秀的子弟是在一起長大的。

  阮輕侯一想也是,若是晚宴開始之後再說,恐怕時間未必來得及。

  四脈修為只能制造五丈之內的真氣屏障,五脈修為則可以制造二十丈之內的,因而除非五脈、六脈修為的人靠近十丈,否則不用擔心言語泄露之事。

  確定周圍并無人能聽去,阮輕侯忽然之間不知曉怎么開口。

  “有兩種可能,一你是個俗人、庸人,來勸我不要阻止、干涉此次婚約的。二你是個雅人、才俊,是來和我商議如何阻止、干涉此次婚約的。”

  楚天先說,提個引子,等著阮輕侯回應。

  這孩子的聰明超出阮輕侯的推測,不過如此才是正常的,錦繡閣仙人的正式弟子,即便兩歲,也比那些十七八歲的青年聰明。

  “找你是第二種情況。如此你應該也理解了祖父的這一番苦心?”

  阮仁杰的苦心?楚天想罵他,若不是修為不夠,還想揍他。內情知曉者,也就阮輕盈那個單純的姑娘會覺得他祖父待她如何之好、如此是地純粹為她著想。

  若說驟然得知阮輕盈和楚天之事,他阻止阮輕盈出府是有一半的為她著想的心思,那么在此次事情之中他有四分之一的心思為阮輕盈著想就好了。初因楚天身懷靈氣液之事二而成為眾侯府和公府眼中的“香餑餑”,他擔心阮輕盈和楚天牽連太多不好;那么楚天暗示錦繡閣仙人弟子身份之後,他根本就不會思考阮輕盈的利益多少,在這樣的大事件中,他思考更多的可定是阮府的利益。

  有兩點值得玩味,其一是阮仁杰如此迅速地推進阮輕盈的婚約之事,肯定是存著這樣的意思,提高她的身價,楚府之與鹿府。就好比兩相競價,阮府得利;若非楚天看重阮輕盈,何以鹿郴頂著撕毀正妻婚約的污名也要和阮輕盈訂婚且是正妻之婚約。

  若是鹿郴真有那么喜愛、看重她,早干什么去了!

  于此類似,阮輕盈的訂婚之事推進越快,楚府越沒有多少策略空間。那么,楚府必須付出更高的成本來接下阮輕盈。

  為何是楚府而不是楚天?這樣的事情,眼明人一看就明白:楚天是個孩子所以才舍得極品靈氣液,楚府會舍得?一杯靈氣液掙來或者換來了一個婚約駙馬,這一杯靈氣液楚府會眼睜睜看著沒有回報?

  正如楚云展所說,無論阮仁杰同意與否,既然阮輕盈服用了楚天贈送的那一杯靈氣液,阮輕盈就該是楚家的人。一杯極品靈氣液,賣掉阮府也拿不出來啊。這樣珍貴的東西,論禮儀,送給你、你也不應該要啊。

  “所以,我和小叔這不是來了嗎。”

  阮輕盈猜測若是楚府出面阻攔此次婚約,必定是楚云展來做;諸多了解內情的人也是如此猜測的,阮輕侯也不例外。

  “我和你小叔說了半天,他一個字也沒道來。我問你,楚府是怎么打算的,有什么策略?直接跟你講吧,我不滿意鹿郴那個人,我想他和輕盈訂婚。”

  阮輕侯開門見山。這點是楚天沒想到的,他以為阮輕侯阻止是如其祖父阮仁杰那樣來抬高價碼呢。

  “而且,我確信,楚云展不會娶我妹妹的,妾都不可能。那么,楚府到底是怎么想的,你來到這里是想勸說輕盈不同意?你應該知曉,這件事她做不了主。”

  楚天淡淡道:“她做不了主,你能做的了主嗎。你若是做不了主,去找能夠做主的來談。實話說吧,小叔不是來辦事的,是陪著我來辦事的。”

  阮輕侯失聲啊了一聲,懷疑的目光看著楚天,“他不是來辦事的,你能有什么方法解決這個問題?”

  若是楚天出面,別人只會當小孩子。而且你為什么反對?是鹿郴配不上阮輕盈還是有人要和鹿郴競爭?亦或是阮輕盈不該訂婚?沒一條能過的。

  “既然我敢來,小叔不辦事,當然楚府是信得過我的,我當然是有妙計的。不過現在是不能告訴你的。誰知你會不會告知鹿郴那方呢。”楚天可不信,即便你是阮輕盈的哥哥又怎樣,不還是阮府的人。

  阮輕侯也不分辯,“我找你是有一個策略,如此可以阻止此次婚約,也可以讓輕盈進入你們楚府。不過這個策略你會付出一些東西。”

  楚天有些生氣,又要付出東西,你們阮府是真把阮輕盈當作物品來賣了?

  “別誤會,可不是要楚府什么貴重之物。這個策略很簡單,我把你暴打一頓,就說你惹怒了我。爾後楚府必定要求賠償什么的,便把輕盈到楚府照顧你。如此,一番混亂婚約自然是不成的,又可以輕盈離開阮府。”

  阮輕侯真誠地說道。就是這真誠讓楚天沒有氣憤,不然他還真以為阮輕侯早就看他不爽以此為借口發泄不滿。

  他嘲諷道:“這就是你的策略?果然簡單粗暴。此事鬧大,兩家關系鬧僵,雖然本來兩家只是表面上的友好,訂婚之事必然延期。而且既然賠償,讓阮輕盈替你這個兄長照顧我也合情合理。不過,你不能再動動腦子,想更好的點子嗎!”

  阮輕侯輕輕點頭,仿佛聽不出嘲諷意味,“既然你同意,不如我們現在開始。”

  “等下!”楚天大叫一聲退後幾步,“你是不是傻啊!為什么我要被打得遍體鱗傷下不了床!而且,你不是娶了一妾嗎,要是讓你小妾來照顧我你愿意嗎!說不定阮仁杰派你來呢,那我可就虧死啦!”

  
(提示:可按← →鍵翻頁) 上一章節 回圣古紀元書目 下一章節
520網絡小說網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更新屬于網友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如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刻刪除
Copyright (C) 2010-2016 520網絡小說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海南环岛自行车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