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小說520 > 玄幻奇幻 > 太古蒼穹變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心境變化

配色:

字號:

第一百一十一章 心境變化

  時間匆匆而過,學府交流大會,將會在幾天后召開,整個古龍帝國的學府以及各大勢力都會前去,雖說主角是各個學府,但是各大勢力也會派人參加,讓天才們在一起斗上一斗,爭爭長短。

  蒼云學府雖然實力不強,但是作為學府,也是應當參加,當然參加的人選也是定下,自然是凌峰以及一眾復興生,至于六年級的學員,他們參加的是更高層次的爭斗,那場爭斗就是六年級學員的考核。

  學府交流大會分為兩批,一批便是各個學府六年級的,當然其他勢力十六歲及十六歲以下的也有資格參加,凌峰他們參加的就是另外一批,同樣的年齡也是控制在十六歲以下,含十六歲,雖然條件都一樣但是性質卻是大不相同。

  六年級的那批人是進入一處秘境參加學府交流大會,而且秘境里無論發生什么都是允許的,哪怕是殷族的人在里面被殺了,殷族也不得出手報復,違者將被各個勢力群起攻之,每年進入秘境的人,都是會死傷大半,至于秘境里有什么,凌峰都是沒有聽說過,所有人對這個秘境都是避而不談。

  最重要的是,進入秘境競爭的,不只是古龍帝國內的人,其他兩個帝國同樣有勢力、學府派人參加。

  凌峰他們的學府交流大會只是擂臺賽,點到為止,一般不會出現什么死亡,當然殘疾卻是常見。

  凌峰一直在修煉幻影步,可仿佛有一張無形的紙,擋住了前路,哪怕一捅就破,可凌峰就是無從下手,凌峰也知道這是遇到瓶頸了,這時候放松放松,有可能會取得想不到的效果。

  看著一路上,愁云慘淡的六年級的學員,凌峰也不禁蹙眉,蒼云學府之所以弱,和招收的學員也是有關系啊!凌峰雖然不知道秘境中有什么,但那里面肯定是有好東西,不然不會死那么多人。

  這是一場機遇,本該磨拳擦掌好好準備,可眾多的蒼云學府學員卻像是去赴死一般。

  凌峰不禁想到了蒼云學府就是象牙塔,學府學員,六年下來,幾乎是很難遇到生命危險,遇到危險,有執法院的人,還有導師、長老,在這種條件下成長起來的武者,畢業了也活不下來。

  每所學府,六年級的成員都必須參加秘境的試煉,與其說是試煉,不如說是考核,不及格的代價就是死亡,這是一場淘汰率極高的考核。

  在秘境中活下來的,未來進入了這片大千世界,或許才能生存下來,那些死在秘境中的,哪怕學府允許他們不參加秘境,將來也會被這個弱肉強者的世界瓜分殆盡

  到不如用這些,本就會死的人,來給那些有機會在這個世界生存的學員上一課,武者的世界就是這么殘酷。

  凌峰可以預見這些滿臉愁云的人,他們必然會死在秘境,他們生存不下來。

  不知不覺間,便是來到了天武院訓練的場地,聽著因為王借古打氣,而嗷嗷直叫的六年級學員,凌峰也是會心一笑,天武院畢竟是蒼云學府精英匯聚的地方,不是那幫慫包能比的,既然選擇了修煉,就得去爭,去搶,一味的害怕,只會送命。

  隨后,凌峰轉身離開,他來到學府大門。

  此時的學府大門口,人山人海,哭鬧聲響徹不絕,那些都是六年級成員的家里人,顯然他們也知道,或許這就是自己與兒子、女兒的最后一面。

  大量的執法院成員,橫挎長刀,冷冷的目光掃視開來,他們接到命令,只要有六年級的成員因為害怕逃跑,直接殺。

  選擇了成為武者,就得為當初的選擇負責。

  凌峰搖搖頭,因為他看到了一個少年臉色驚恐,撞開人群,飛快的朝著山下沖去,當凌峰看到他踏出蒼云學府大門的那一刻,就知道他死定了。

  果然,一個執勤的執法院成員飛出。

  鏘!

  一聲長刀拔出的聲音響起,隨之一道刺眼的亮光閃現,一個頭顱瞬間飛起,如同噴泉的鮮血噴射而出,沒有了頭顱的身體軟軟的倒下。

  一團火焰被執法院人甩出,將尸體焚燒殆盡,這種人將其尸體給他家里人帶回去都是浪費執法院成員的時間。

  “最看不起懦夫,當年我也是這么過來的,不是還活的好好的嗎?考核都還沒有看到,便嚇得想要脫離蒼云學府,真是該死,我看你們還不如老老實實當個普通人。”那個執法院的成員,斜眼掃視著眾多的六年級成員。

  “就你們現在的慫樣,考核中活不過一天。”

  “你是執法院的,以前就是天武院的,實力自然不弱,當然不害怕,我們幾個可是荒武院的,去考核就是炮灰,唯有死路一條。”圍在大門口有幾人漲紅著臉沖執法院的那人吼道。

  只見執法院那人嘴角掀起一抹冷笑.

  “我在參加考核前就是荒武院的,但是我考核完后就是執法院的人。”

  執法院那人說的話雖不多,但信息量確是極大,考核中定是充滿了機遇,能讓一個荒武院的學員出了秘境,便是達到了執法院收人標準,這個標準可是有些天武院的人都沒有達到。

  很多人都是人精,自然聽懂了執法院那人的話,天賦差實力低的人,去參加考核也是有機會一飛沖天。

  “兒子啊!你也能像那位大人一樣,能活著回來的,娘是普通人,你爹也是被武者殺死了,能不能報仇就看你了,娘在家里等著你的好消息啊!”一個穿著普通的婦人,抱著心愛的兒子痛哭道。

  “娘,你放心,我肯定能活下來,將來把害我爹的那人千刀萬剮,如果在考核中活不下來,怎么與殺我爹的那個武者斗,我不怕死,與其看著仇人活得瀟瀟灑灑,沒法報仇,還不如死了干凈。”少年也是緊緊的抱著那個婦人,眼中透著堅毅,一副惡狼的摸樣,夠狠。

  凌峰靜靜的看著那些為自己的兒女加油打勁的父母,看著哭得雙眼通紅,還是要將兒女送進武者世界的父母,凌峰心中都是一顫,這就是武者的世界啊,處處慘烈無比。

  凌峰明白了,自己還是不夠,與實力無關,是心境,凌峰能想象那個從荒武院出來卻可以進入執法院的那人,當年進入秘境參加考核隨時都可能送命的摸樣。

  他在蒼云學府都是墊底的,而蒼云學府在其他勢力、學府面前是墊底的,可以想象,那個人進入秘境是最弱的那批人,殺他太容易,可就是這樣他還是活著出來。

  他沒有背景,不可能有人救他,哪怕是蒼云學府天武院的人也沒有資格出手救人,天武院的人進入了秘境恐怕也只有自保,凌峰不知道他在秘境中經歷了什么,但想來絕望、無助、害怕肯定是有的。

  這些情緒都沒有打敗他,反而成就了他,讓他一飛沖天。

  凌峰幾乎沒有經歷絕望,在蒼云學府內沒有生命危險,哪怕上次與殷空對戰,凌峰知道哪怕自己失敗了,風機子肯定會出手相救的,外出歷練,也是被各種人,各種巧合救下,凌峰在遇到危險時都不是自救,而是想著別人救自己或者求助加閻羅。

  那個執法院的人,在秘境中,沒有人能救他,能救他的只有自己,不提升實力只有死,因此他爆發了,他崛起了,他修為靠著各種壓榨迅速提升,那些造就他的機緣也是他用命換來的。

  一直困擾著凌峰的那層阻礙消失了,幻影步成功修煉到大成,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凌峰現在明白了,自己還不夠狠,沒有經歷絕望,還沒有真正感受到武者到底是什么樣子。

  凌峰不禁暗問:“我和那些害怕參加考核的有什么區別呢,因為我實力強,自保能力強,所以不擔心進入秘境,可遇到殷無悔這樣的人呢,我竟然連反抗都沒有,讓他從容的帶走多羅,遇到強的人,我和那些害怕進入秘境的人一樣,沒有區別,我嘲笑他們,其實就是在嘲笑自己。”

  “凌峰你變了。”王借古不知何時來到凌峰身邊,眼眸中充滿了贊賞之色。

  王借古意味深長的說道“凌峰你的天賦極佳,蒼云界留不住你,你必定要進入更高的層面,可是那更高的層面,天才更多,天賦比你好的也不在少數,那時候你能靠什么。”

  “你能取得如今的成就,不是靠一股狠勁兒,更不是刻意將自己置之死地,來尋求突破,你挑選的敵人都是你必定能贏的,這種敵人能給你帶來什么,什么也不能給你,我就在這兒,你敢不敢來與我生死一戰,以前的你不敢,你知道你會死,可是我們都還沒打,你怎么就知道自己會死呢,你不敢,可那個殺人的執法院的人,他敢,他敢與我一戰。”

  “他參加考核那年是我帶隊,我親眼看著在結束前一刻,他差一點就死了,他看上了一件東西,那件東西在比他修為強的人手上,可他為了那件東西,出手了,全身的玄氣都榨干了,連支撐他站起來的玄氣都沒有,最后他靠著毅力,僅憑肉身和那個人戰在一起,四肢都是被打斷,最后他靠牙齒咬,咬斷了那人的動脈,那個人死了,他卻因為考核結束被傳送出來,活下來了。”

  

  
(提示:可按← →鍵翻頁) 上一章節 回太古蒼穹變書目 下一章節
520網絡小說網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更新屬于網友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如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刻刪除
Copyright (C) 2010-2016 520網絡小說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海南环岛自行车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