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小說520 > 歷史軍事 > 斷獄 > 第六百八十四章 別吉來援解圍分離

配色:

字號:

第六百八十四章 別吉來援解圍分離

  維京人和馬木留克傭兵是聽不懂南宋話的,但鹿白魚風若塵等人,卻聽得一清二楚!

  難怪姒錦這般容易吃醋,難怪她舉止如此地乖張反復,原來竟是懷了身孕,楊璟卻一無所知,她心中氣不過,才故意給楊璟惹麻煩!

  楊璟聽得這句話,腦子也是嗡一聲響,短時間內也是一片空白。

  這個世道,這般的形勢,可不是生兒育女的好時候,所以楊璟跟姒錦親熱的時候,都特別的注意,關鍵時刻都會采取必要的措施。

  可姒錦跟鹿白魚風若塵不同,她生性狂野,與楊璟親熱之時,總是占據主動,很多時候太過投入,楊璟也就“無法自拔”了。

  沒想到姒錦竟然懷孕了,難怪她會這么惱怒!

  楊璟心中還是有些愧疚的,見得姒錦吼出這句話之后,眼眶之中隱有淚水在打轉,心里也是發軟,輕輕抱著她,在她耳邊說道:“這是好事,這是大好事,我是開心的。”

  姒錦感受著楊璟溫暖的懷抱,這個殺人如剪草的女人,終于落淚了。

  “可我卻不開心啊…我一直都不開心…”

  楊璟聽得如此,心里也很不舒服,又聽見姒錦哭訴道:“我不是吃醋,我也不在乎你身邊有多少女人,讓我生氣的是,你從未像對待她們那樣對我,你從來沒有把我當成你的女人,甚至沒把我當成女人,而是把我當成女魔…”

  “我要的不多,只是想你把我當成真正的女人,可以正大光明對別人說起的女人…”

  “可你總是不愿提起我的身份,我的過往,甚至對我是生是死都諱莫如深…”

  “有時候我甚至覺得自己早已死了,只不過是個孤魂野鬼,不愿離開你而已…”

  這么久以來,楊璟與姒錦之間有著太多糾葛和牽扯,有生死相搏,有陰差陽錯,也終于有了心心相印,甚至在北方,還度過了很不錯的一段時光。

  可誠如姒錦所言,楊璟確實沒敢向任何人提起姒錦,許多人都以為她死在了西南,與楊璟冥婚之后,便被埋入棺材,成了死人。

  即便鹿白魚和風若塵等人北上之后,第一次見得姒錦,都以為自己見了鬼,雖然最終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知道姒錦絕不是輕易會死去的人。

  但大家對她都默契地閉口不談,甚至忽略了她的存在,所有人說話,都對著楊璟,即便是打架,也都沒有將她當成真正的敵人。

  她就像一個沒有身份沒有名字毫無存在感的透明人,除了楊璟,她在這個世界上,找不到任何的歸屬感。

  就在這個生死時刻,外頭的輕騎兵逼迫得越來越急,死人堆上扎滿了羽箭,包圍圈也壓縮得越來越小,姒錦卻第一次說出了自己的心里話。

  來到北方之后,她也不是沒跟楊璟偷吃過禁果,好幾次兩人都曾經偷偷地親熱,如膠似漆,可卻從未如此推心置腹。

  楊璟聽得她一口氣道出心中苦悶,思來想去,姒錦固然太過任性,但自己也確實忽略了很多,對她過于保護,一直將她當成壞人,生怕身邊的人無法接受姒錦,所以從來不去提她的名字。

  楊璟何嘗不是在逃避問題,以為不去提她,潛移默化,身邊的人漸漸也就默許和接受姒錦了?

  說到底,他確實如同姒錦所言那般,連他自己,都沒有從心底去接納姒錦,直到如今,仍舊將她當成十惡不赦的壞人。

  楊璟松開姒錦,直視著她,替她抹去眼淚,眸中充滿了疼惜,溫柔地說道。

  “以后你跟我姓,你叫楊姒錦,我會讓所有人都知道,我保證!”

  姒錦猛然抬起頭來,梨花帶雨,終于露出了笑容,朝楊璟點了點頭。

  楊璟知道,她終于聽話了。

  過得片刻,楊璟招了招手,讓風若塵和鹿白魚挪過來,將自己的西馬龍重管左輪交到了姒錦的手中,指著風若塵和鹿白魚道:“替我保護好她們,能夠做得到嗎?”

  姒錦知道,這是楊璟在顧及她的尊嚴,知道她是個好強又愛面子的,即便讓風若塵和鹿白魚來保護她,也要說成是她保護了她們。

  姒錦看了看風若塵和鹿白魚,二人顯然對楊璟的舉動并沒有異議,或許正是她們這般體諒楊璟,楊璟才對她們如此的好吧。

  “我現在跟廢人差不多,還怎么保護她們,想讓她們照看我,直說便是,我喜歡殺人,又不是不講道理。”

  楊璟聽得如此回應,也就放心了下來,姒錦從懷中取出一顆蠱藥,塞到了楊璟的嘴邊。

  “吃了它,萬一死了,也好認得你,給你收尸。”

  她說話就是這么個調調,楊璟也是習慣了,當即吞服了蠱藥,化開藥力,只覺得臉上癢癢燙燙的,該是易容蠱正在失效,正待調侃一句,卻聽得外頭箭雨竟然停了!

  “他們要沖鋒了!”

  鬼帆朝眾人示警道,所有人都執起兵器來,果然見得外頭的輕騎兵全都下了馬,舉著圓盾,拎了腰刀,四面八方涌了過來!

  楊璟等人有重甲兵的尸體和戰馬作為防線,戰馬沖擊沒有任何效果,他們便棄了戰馬,選擇了步戰!

  楊璟壓住刀柄,朝姒錦三人道:“好好活著,等我回來!”

  姒錦等人點了點頭,楊璟卻已經與鬼帆等人沖到了防線前頭!

  克烈部的蒙古兵不斷發起沖擊,他們的盾牌都是一些木質或者皮革的小圓盾,這也是輕騎兵的基本配備,對付手持巨斧或者鐵矛的維京人,占不了多少便宜,防御作用是有,只是等同于無。

  維京人早已壓制了滿腔的怒火,眼下終于能夠正面交鋒,登時怒吼咆哮,進入了狂暴的狀態!

  死人是越堆越高,仿佛一座尸體堆積的小山一般,而蒙古兵則源源不斷涌上來!

  楊璟對付這些尋常軍士是綽綽有余的,他的目標是雅勒泰倫,只有把這女人殺了,才能解圍,甚至于能夠給蒙哥狠狠一擊!

  雖然局面很是兇險,但對于楊璟而言,雅勒泰倫就像蒙古部族在他臨走前,送來的一份大禮!

  可雅勒泰倫似乎也已經意識到危險,只是躲在后軍之中,如何都不露臉,楊璟也不能孤軍深入,因為這樣會破壞維京人的戰斗陣型。

  如此廝殺到大半夜,尸體堆積如山,雅勒泰倫卻仍舊沒有放棄,眼看著又要發動新一輪進攻,身后卻傳來馬踏之聲!

  投矛者心頭大喜,不由驚叫道:“是我的伙計們來了!”

  眾人也是精神大振,心說那二千馬木留克雇傭兵,終于是趕到了!

  然而很快他們就發現不對勁,若是馬木留克傭兵,他們早該投擲鐵矛了。

  可此時漫天箭雨落下,分明還是蒙古部族的人!

  只是這些蒙古軍攻擊的乃是克烈部的后軍,幾波箭雨過后,騎兵們揮舞著長刀,便撞入后軍之中,喊殺震天,竟然毫不留情!

  楊璟等人壓力頓減,由于尸山已經堆積很高,楊璟也將戰局看得很清楚,但見得一支黑家軍從亂軍之中殺出,為首一員驍將揮舞長刀,一路殺來,臨近了才高聲問道。

  “宗維先生何在!”

  她沒有問宗維先生是否還活著,足見她對楊璟有著絕對的信心,這個時候還稱呼楊璟為先生,這人可不正是魯麗格么!

  “別吉怎地來了!”

  楊璟也有些驚喜,可往遠處一看,但見得那二千馬木留克傭兵團也圍殺了過來,頓時有些明白。

  雅勒泰倫既然能夠追到這里,想必調動了克烈部的人,引誘和拖延馬木留克傭兵團,也好讓雅勒泰倫領兵圍殺楊璟。

  只是她并沒有想到,魯麗格一直關注著她,也算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后,途中將馬木留克傭兵團也一并帶了過來。

  傭兵團本來就聽命于貴由,魯麗格帶著貴由的兵馬過來支援,馬木留克傭兵團自然愿意聽從魯麗格的指揮。

  這兩廂突襲和夾擊,雅勒泰倫的克烈部自然是撐不住,混戰廝殺了大半個時辰,東方終于亮了起來,克烈部死傷慘重,只能選擇逃走。

  魯麗格興奮之余,朝楊璟道:“先生,我終于能夠帶兵打仗了!”

  楊璟也點了點頭,雖然戴著鬼面,但魯麗格該是能夠感受到他的笑容的。

  克烈部一潰散,加上天光大亮,坐鎮中軍的雅勒泰倫終于暴露出來,楊璟頓時露出殺機!

  魯麗格卻朝楊璟道:“先生還是安心南下吧,雅莉就交給我,殺了她反倒不美,不如留著她好了,這樣的人,遲早會讓蒙哥吃大虧的…”

  楊璟沒想到魯麗格竟然也有這等心機了,不由笑了笑,調侃道:“看來你真的成熟了。”

  魯麗格在馬背上給楊璟行禮道:“還多虧了先生教導有方。”

  楊璟輕輕搖了搖頭,見得魯麗格直到如今仍舊如此對待自己,楊璟有些于心不忍,心中只想把所有事情都告訴他,把自己的真實身份也都告訴他。

  可楊璟最終也沒有這樣做,他摘下鬼面,遞給了魯麗格:“留個紀念吧。”

  魯麗格猛然抬頭,但見得楊璟滿頭白發隨風飄飛,臉上卻沒有了刀劍之痕,而是恢復了原來的相貌!

  楊璟本不是個太過英俊的人,但這幾年的磨礪,讓他變得更加成熟,有著一股超越了年齡的睿智和滄桑,加上這頭白發,魯麗格便是再像男兒,此時也被楊璟給迷住了!

  “原來…原來先生竟長得如此…如此俊俏…”

  魯麗格是個直性子,此話一出口,連自己也都笑了,楊璟微微一笑,朝她說道。

  “如果我猜得沒錯,你是偷跑出來的吧?快回去吧,不然大王和可敦要責怪你了。”

  魯麗格心說,你又是如何得知的?

  可想了想,以楊璟的智慧,還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呢?

  貴由從來就沒想過要護送楊璟,派出馬木留克傭兵團,就是為了將楊璟和維京人一道剿滅,只是他并沒有想到,馬木留克傭兵團已經被楊璟收服了,連維京人也都成了楊璟的人!

  魯麗格終于帶著兵馬離開,今次她是以狩獵為名,才偷了出來,今番大獲全勝,滿載而歸,雅勒泰倫遭遇大敗,只要魯麗格不主動宣揚炫耀,雅勒泰倫也不敢擺出臺面來譴責,畢竟她也是私自調動克烈部。

  為了撇清關系,魯麗格自然不可能順便帶著馬木留克傭兵團回去,倒也給了楊璟一個機會,將馬木留克傭兵團給留了下來。

  今番,也終于輪到他楊璟,滿載而歸了!

  
(提示:可按← →鍵翻頁) 上一章節 回斷獄書目 下一章節
520網絡小說網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更新屬于網友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如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刻刪除
Copyright (C) 2010-2016 520網絡小說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海南环岛自行车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