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色:

字號:

將軍劍

  旌旗半卷,戈影泛寒。

  “嗒嗒”的馬蹄聲,驚醒了沉睡的邊陲小鎮。

  許多衣衫襤褸的男女老幼在殘垣斷壁間探出頭來,看到馬上騎士的服飾,原本惶惑不安的眼神,漸漸的變成了擔憂。

  一個年少的將軍,一手挽著馬韁,一手緊握著腰間的劍柄,冷眼看著這些衣不蔽體的災民。他冰冷的目光在這些遭了兵禍的邊民身上掃過,看到了他們眼中的憂色,仿佛知道他們擔憂什么一般,大手一揮,當先縱騎出了這個小鎮。他身后是一萬精騎,一個個神情堅毅,目露兇光。

  出了小鎮,一個滿臉絡腮胡子的壯漢縱馬跑到少年將軍的跟前,稍稍施禮,落后少年將軍一個身位,隨其而行。“將軍,再往前五十里就是北原鎮,出了北原,就是胡人的地界了。等到了那邊,一定要狠狠的干他們,讓他們也知道知道,咱們也不是好欺負的,別沒事就來招惹咱們。”

  少年將軍望向遠方,好一會兒才道:“王胡子,打胡人,你的刀一定要比你的嘴厲害才行。”

  大胡子壯漢憨厚的一笑,“將軍放心,老王的刀還沒喝夠血,利著呢。”

  少年將軍瞥了他一眼,幽冷的眸子多了一點暖意。“王胡子,這次出征嫂夫人有沒有什么囑咐?”

  大胡子怔了怔,半晌才訕訕一笑,“俺從軍快十年了,差不多年年征戰,婆娘早就習慣了。每次俺出征,她就給俺做些好吃的,從來也不說啥,就是送俺出門的時候,靠在門框上說句‘俺等你回來’,鄉下婆娘,能囑咐啥。”

  年少的將軍聽罷,不無羨慕的看了一眼這個憨厚勇武的漢子,他大概還不懂得,一句‘俺等你回來’,滿載了多少的情思和掛念,又是多么重的的許諾。連年的廝殺征戰,平添了多少倚門盼郎歸的婦人,又有多少女人日里夜里魂牽夢系的情人,埋骨在大漠塞外。他們流血,她們流淚。染血的是碧草黃沙,濕透的是布枕紗巾。

  年少的將軍目光游離飄向遠方,神思卻回到了他出征前。

  庭院幽幽,一株花樹下,一個白衣少女靜靜站在那里。她容顏俏麗無雙,風姿淡雅出塵,即便滿樹繁花似錦,也掩不了她半分風華,不論誰看向這里,第一眼看到的是她,也只能看到她。那株花樹,只是點綴,可有可無。

  她是將軍的戀人,他來看她,是因為他又要出征遠行。他走近她,在花樹另一邊停下,眸光深沉,欲言又止。白衣少女看到了他,似嗔還怨的輕輕一嘆,讓他的心跟著顫動。“你又要出征了,是嗎?”聲音嬌脆婉轉,幽憐可人。

  將軍沒有說話,只是輕輕點頭。他很無奈,因為他答應她要去看幾天后的花會,可是他只能失約了,軍情緊急,由不得他。

  白衣少女又是輕聲一嘆,可是這次卻不似先前幽怨,仿佛松了一口氣,她緩步走到將軍跟前,取出一個劍穗遞給將軍,劍穗編的精巧漂亮,上面還掛著一塊環形玉扣。“喏,這是以前答應送你的。”

  將軍伸手接過,看著這精美的劍穗,欲言又止。白衣少女似是看穿了他的心事,淡淡說道:“東西既給了你,便是你的,如何處理,就是你的事了。如果不喜歡,可以丟掉。反正從此以后,你是你,我是我,不再相干。”

  將軍聞言一驚,虎目瞪圓,死死盯著這嬌美少女,心里劇顫不已。她語氣雖輕,可里面的決絕之意,他聽的清楚,聽的真切。“為什么?”他只是來和戀人告別,因為他不知道自己能否活著回來,卻沒想到,戀人卻要和他決斷。

  白衣少女看了他左手一眼,那只手青筋暴起,緊緊握著一把劍。然后轉目去看那滿樹的嬌花,似是解釋,似是自言自語的說道:“你喜歡舞劍彎弓,我喜歡撫琴唱詩。你喜歡跨騎縱橫,我喜歡花徑漫步。你喜歡鐵血廝殺,我喜歡輕歌曼舞......我們本就不是同路人,何必糾纏。”

  說到這里她頓了一下,“我想找個人陪我看春去秋來花開花謝,看云卷云舒雨落雪飄,白天執手看風景如畫,晚上挑燈讀詩詞歌賦,而不是什么兵書戰冊,那些我不懂,也不想懂……”

  說到這里,她又忍不住看了他手中緊握的劍,“你知道嗎!有多少次我都想問你,你是更愛你手中的劍,還是更愛我?因為你時刻緊握著的,從來不是我的手,而是那把冰冷的劍。”

  將軍緊緊握了握手中的劍,“不是你想的那樣,這次歸來,我會告訴你答案。”

  白衣少女素手一揮,“不用了,我已經不想知道了。前幾日司馬公子的父親來提親了,父母同意,我也允了。從此以后,你我相見莫相問,擦肩如路人。”說完轉身,任由一顆淚從眼角滑落,卻不去擦拭。

  “為什么!”將軍一聲怒吼,利劍出鞘,花落紛飛,枝斷干折。他怒火中燒,劍尖卻無力的垂向地面。

  白衣少女因這聲怒吼,也是輕輕一顫,可是卻沒有回頭,既有抉擇,便不回眸,她孱弱的身子里,心卻硬如磐石,她的聲音變的清冷,在花雨里飄蕩,“我想要的他有你沒有,我想做的他能陪你不能。”

  直到她的背影消失不見,將軍依然癡立在樹下。任漫天的紅粉,將他的征衣沾染。最后,他看了看那精美的劍穗,然后將它掛在了花樹梢,然后大步離開。

  不是不想留念,只是他緊握在手的是殺人之劍,不需要那些精美的點綴,而且此去,他已經為自己準備好了歸路。

  終于到了北原鎮,這里已遭血洗,比上一個鎮子更慘烈。放目望去,已然看不到一個活人。將軍看到這一切,雙目赤紅,死死握著手中的劍,說不出一句話來。

  胡人連年犯邊,一次比一次過分,近年來,竟然囂張的奔進了都城附近。最近時,距都城不過數十里,對胡人而言,那不過是半日的奔襲而已。若這血淋淋的一幕,在都城上演,那該有多少人慘死在胡刀鐵騎之下?

  一念至此,將軍將劍握的更緊了。都城只能任由花開花謝,而不能允許有半滴血染。

  將軍勒韁住馬,兵士們也都停了下來。將軍指了指墻角一具無頭的女尸,她裸露的軀體讓人不敢直視。又指了指街角的一個襁褓,只見血肉模糊,不見其他。然后冷冷問道:“告訴我,你們聽見他們說什么了嗎?”

  沒有人開口,連馬都忘記了嘶鳴,上萬人,死寂一片,在風中飄蕩的是肅殺之氣。將軍只是輕輕說了句“他們在問,‘誰能保護我們?’”然后提韁縱馬,當先沖向塞外。他的身后,只有遠比驚雷的馬蹄聲。“嗒嗒嗒!”

  數日后,一隊衣衫襤褸,滿身污血的騎士出現在一個小部落外。他們雖衣衫不整,但精神矍鑠。

  當先一人,正是怒而殺出塞外的年輕將軍。或許是胡人太過猖狂,也許是他們習慣了在自己的地盤上無人敢欺。所以連日來,將軍所率的隊伍,雖有廝殺,但都是些胡人零散的騎兵,最多的一隊,不過千人。都被復仇的鐵騎碾落成塵,這世界或許是公平的,殺人者總有被殺的時候。

  夕陽西下,炊煙裊裊。遠遠望著那忙碌的人們,將軍感覺回到了家鄉,祥和安寧。他們雖是胡人,但這一刻,他們與自己的國人沒有什么不同。將軍長吸了一口氣,將劍緩緩抽出,高高舉起,用力揮下。

  刀劍劃破了祥和,哭喊絞碎了安寧。將軍的心臟抽搐了一下,但他只是緊緊握著手中的劍。看著一個又一個歸來的牧人倒下,一個又一個人在期待晚飯時死去。

  這是一個很小的部落,人不是很多。所以很快,他們的青壯年在來不及反抗的時候,就已經死了個干凈。剩下的老人婦女孩子,都被趕到了一起,他們雖然力弱,但也都拿著趁手的武器,彎刀,小弓,還有長鞭。

  將軍站到這些人前,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冷冷下令,“五十歲以下的男人,殺。”說完一指不遠處的一架木車,又道:“孩童高過車輪者,殺。”一聲令下,十數個人相繼倒下。

  當一個兵士,拉過一個孩童時,他高高舉起了劍,卻遲遲斬不下來,這只是個孩子,戰場廝殺那是大人的事情,和他們無關。他下不去手,只是望著下令的將軍,希望他能收回成命。

  王胡子跑到將軍身邊,求情道:“將軍,那只是個孩子,放過他們吧。”

  將軍一把揪住他的衣領,指著那個梗著脖子的孩童道:“看看他的眼神,他不是孩子,他是一只小狼。最多十年,他便能挽得了強弓,揮的動彎刀,用不了十五年,他就可以把我們的邊民當牲口一樣屠殺。想想那個已經成了肉餅的襁褓,再來告訴我他是不是個孩子。”

  說罷,他丟下王胡子,走到那個孩子身前,迎著他憤怒的目光,長劍揚起,人頭飛落。“身高過車輪者,殺!”

  十數個十來歲的孩子,隨著這一聲令下,結束了他們短暫的生命。

  一個胡人老者,淚流滿面,怒罵著將軍,“你這個惡魔,你這個惡魔,上天會懲罰你的!”

  所有兵士都怔怔看著他們的將軍,他們以為將軍會殺了這個老人,但是將軍卻只是輕輕擦去劍上的血跡,然后跨上了戰馬,他沖著那些老者喊道:“把你們看到的,告訴你們的族人,他們眼中的鳥雀牛羊,來獵殺他們了。”

  說完,又向他的兵士們叫道:“裝滿你們的糧袋,我們該出發了。”

  他們屠戮了這個部落,又洗劫了這個部落,像蝗蟲一樣卷過,除了噩夢和能做噩夢的老弱病殘,什么都沒有留下。這是第一個被洗劫的部落,可怕的是,這不是最后一個。

  數個月的廝殺,將軍的一萬鐵騎,活著的不過三四千人,而且大多都負了傷。將軍只看了一眼,就知道,他們該回去了,家里有人惦記著他們。

  只是他每次看到他們信任的目光,心里都不由一疼,為一己之私,連累數千弟兄,他縱是心硬如鐵,也羞慚不已。

  因為他們對胡人部落的洗劫,已經大大傷及胡人的根本。他們憤怒了,集中了所有兵馬,要消滅這伙膽大妄為的‘鳥雀牛羊’,在他們眼中,這個孱弱的民族,一直是這樣的存在。

  在一張羊皮地圖上,將軍畫了一道線,告訴王胡子,怎么把剩下的弟兄帶回去。他知道胡人鐵騎快要合圍了,那條路,是唯一的生路。

  王胡子好不容易弄清了路線,卻問將軍:“為啥是俺帶他們回去,將軍你呢?”

  將軍笑了笑,自出征來,他一直板著臉,無論勝敗,都沒有笑過,但現在他笑的很輕松,仿佛一切都解決了一樣,“你這個大胡子,難道你忘記了,你家婆娘等著你回去呢……”

  提到家里的婆娘,王胡子愣住了。

  他拍了拍發愣的王胡子,“……別讓家里的婆娘等急了。咱們提著劍來到這個不屬于我們的地方,不是為了殺人,是為了家里的女人不再掛念,家里的老人不再企盼,為了更多的人不用再來這里。……還有,替我給那些回不去的兄弟家里帶個信兒,就說邊寧欠他們的,只能來生還了。”

  王胡子雖憨卻不傻,聽他語氣不對,忙道:“將軍,你……”

  將軍打斷了他的話,“刻不容緩,帶弟兄們走。我…我回不去了。”

  說完他緊緊盯著王胡子,王胡子在他眼里看到了決絕,坦然,還有一絲解脫。

  憨憨的他不知道將軍為什么說自己回不去,但是他可以看出來,他不想回去了。

  王胡子帶著剩下的殘兵離開了,很多士兵不解,為什么他們的將軍不和他們一起回去。他們頻頻回頭,去望那個漸漸淡去的身影。

  揮手作別了生死與共的兄弟,邊寧坐到了草地上,輕輕擦拭著手中的劍。他出身軍伍世家,自幼就被寄予厚望,靖邊寧遠,這就是他名字的含義。

  可惜他握緊了手中的劍,卻沒握住心愛女人的手!

  他很想對她說,因為愛你,所以我必須握緊這把劍。邊境不寧,如何能閑逸的看花謝花開?

  可既然你愛看花開花謝雨落雪飛,那我就為你瘋魔這次,造下這無邊殺孽!欠你的情,我今生還了。

  我殺了那么多稚齡幼童,是斷了胡人后繼之力。我留下那些老人,是為了給他們留下拖累和敬畏之心。

  從今日起,胡人需要十年休養生息,十年秣兵厲馬,他們想要再次侵犯到都城邊,威脅你的花園,至少要二三十年。一朝殺戮,換你三十年花開花謝,是我最后能為你做的了。

  塵土飛揚,無數的馬蹄聲響起。邊寧收回遐思,提劍上馬,淡淡一笑,迎著奔騰的鐵騎,無數锃亮的彎刀沖了上去……

  天邊夕陽染霞,殷紅如血。

  一個白衣少女正為一個風度翩翩的公子撫琴,兩人凝眸相對,笑意殷殷。忽然,崩的一聲響,琴弦斷了,兩人都是一怔。

  屋外花樹上,一個精美的劍穗無風自落,漸漸被淹沒在花泥里……

  
(提示:可按← →鍵翻頁) 上一章節 回劍指芬芳書目 下一章節
520網絡小說網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更新屬于網友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如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刻刪除
Copyright (C) 2010-2016 520網絡小說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海南环岛自行车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