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小說520 > 武俠仙俠 > 仙穹宿 > 第三百零四章 搞事情,苦不堪言

配色:

字號:

第三百零四章 搞事情,苦不堪言

  天下之大義莫過于要死一起死……

  出不去難道就要困在這里一輩子,和一個老頭還有一只小鹿度完此生?苦哉葉少軒曾經想過自己無數的死法,但著實未曾想過會在這樣的鬼地方虛孤過此一生。

  這時候要是天炎在這就好了,那個像女人一樣美的男人一定能想出辦法的。相處這么久以來,葉少軒已經對天炎形成了一種默契的信任,但就是在葉少軒對天炎的信任達到巔峰的時候,天炎卻很久很久沒有出現過了。哎,造化弄人。

  曾記得天炎將兩個絕世美女拖入帝斬劍之后,就銷聲匿跡了,果真是一個女人改變一個男人,現在更何況是特么兩個女人。

  此時葉少軒一臉的不輕松,對著秋道子說道:“老棒子,你平常那么的博學,鬼話說的一串一串,要不你在好好想想,我們還有沒有別的出路。”

  “等著吧。”秋道子用沉重的口吻吐出了這三個字。

  “等什么?”

  “等死……”

  臥槽!聽到秋道子這么不負責任的回答,葉少軒當時就后悔剛才沒有同意他主動要求活祭的想法。

  原川看著眼前的通道,只能看卻不能進,也挺著急的,接著秋道子的話道:“老大,或許我們不用等死。”

  “?”

  葉少軒和秋道子同時看著原川那種不像是開玩笑的鹿臉,想起原川曾經是這片天地的主人,心里頓時又燃起了希望。

  葉少軒道:“原川弟弟,你作為這兒曾經的主人,是不是你想起了什么秘密通道啊,就是可以通往外面的那種。”

  “沒有,我記得這里沒有什么秘密通道。”

  “那你是不是藏著什么好的法寶,可以將我們帶出去的,你現在要拿出來了?”

  “也不是,我的帽子里面藏著的都是藥材。”

  “……”葉少軒心里是真的無語了,“你之前說的那話不會是單純的為了給我們言語上的安慰吧。”

  “呃,老大,有句話我不知當講不當講。”

  “不,你是我老大,現在都什么時候了,有什么話你就說吧,如果你想為現在都沒有找到一頭母鹿而傷感,那么我可以告訴你不用傷心,因為你以后都不可能找到了。”

  “不是的,老大,其實我就是冥修,或許我們待會走那個天梯的時候并不會有什么驚險。”

  “啊?”

  秋道子和葉少軒同時驚訝了。

  “我的天吶,你就是冥修!你丫的怎么不早說?”

  “呃呃,你們也沒問過我啊。”原川顯得一臉無辜。

  遙想當年,原川和他爹原昊就是生活在西極疆的,后來才去了小村莊,原川是一位冥修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既然這樣,那還等什么,葉少軒拉著原川,拽著秋道子就往天梯奔去。

  天梯通往云端,氣勢磅礴,腳下是光亮的青碧,閃亮著一層青色的光暈,光暈之中居然還飛舞著死去之人的魂魄,每一個人魂都清晰可見,腦袋,手足,胸膛……看著嚇人。靜心一想,這里是開漠遺跡,如果不嚇人的話那才嚇人。

  天梯的終端是一副玄天畫卷,畫卷呈淡綠色,其上繪有數十個兇狠惡鬼的畫像,每一個都是齜牙咧嘴,感覺隨時都要從畫卷中跳出來,將葉少軒他們給生吞了。

  這畫卷便是結界的存在,如果沒有冥修在場,得不到畫卷的承認,人類修士走過這畫卷便是走過一道鬼門關,畫卷另一頭等待著的便是死亡,無論如何必須死一個!

  此時原川走在最前面,畫卷之上死光爆射,數十個丑陋的惡鬼分別生出一只鬼向原川抓去,每一只鬼手上面都布滿了鱗片,蘊含著無上鬼法,仿佛就要將原川給撕裂一般。

  葉少軒看著著急,他決不允許惡鬼傷害原川,但是卻被秋道子給攔了下來,眼前發生的這一切似乎早已在這個白胡子老頭的意料之中。

  突然間,數十惡鬼的鬼目同時睜開,在空氣中射出十道利劍,畫出一道符箓印刻在原川身上,符箓剛接觸到原川便碰化為飛灰,脆弱的跟胡燈籠的紙一樣。

  看到符箓破碎,秋道子輕輕一笑,道:“可以,我們安全了。”

  得到秋道子的肯定,三人一同走進畫卷里面,等待他們的將會是另外一個世界,那個他們所期待的世界,但是里面也存在著他們最不想看到的東西。

  通過畫卷后,秋道子看原川的眼神凝重了幾分,因為他知道能如此輕易破去惡鬼通行符箓的絕對不會是一位簡單的冥修,這是擁有冥修里面最高貴最純正的血統才能辦到。

  ……

  葉少軒他們已經踏上了真正的征程,但是此時在開漠遺跡另一個角落卻響起一聲殺豬般的慘叫。

  “兩位女俠,女中豪杰,女大王!你們高抬貴手,我真的知道錯了!”

  此時乾倫的兩只耳朵分別被兩只玉手揪著,感覺耳朵分分鐘就要被扯下來一般,那兩只玉手一只來自蘇月卿,一只來自秋離兒,畫面太美,簡直讓人不忍直視。

  葉少軒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九人分散,秋離兒和蘇月卿就是那么巧和不巧的懟在了一塊,好難啊,只是苦了現在跪地求饒的乾倫。

  那個曾經高傲的采風客已經不復存在,在五次三番的鎮壓下,只能像眼前兩位女王低下高貴的頭顱。

  “再給你一次機會,你說我們兩個誰更漂亮?”秋離兒一襲青衫在風里飄蕩,說話的語氣狠得不能再狠了。

  蘇月卿也絲毫不服輸的說道:“這次你可要認真想清楚,最好給我一個明確的答案,要是再像之前一樣打馬虎眼,那我就把你眼睛打掉。”

  到達西極疆之后,乾倫跟葉少軒混的也是有聲有色,修為提升不少,在至圣里面也算是一個墊腳的人物,但是這時候已然不是修為實力高低的問題了,乾倫壓根就不敢反抗。

  首先撇去打女人是不對的這一理論不說,在乾倫第九百零四次反抗失敗之后,他已經徹底死心了。

  蘇月卿是至圣,秋離兒是圣人皇,二人連手將乾倫壓的死死的。女人套路深似海,乾倫已經還海里迷路了,現在馬上即將就要被溺死。

  “蒼天啊,求放過!”乾倫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吶喊祈禱,“葉少軒,你個大混蛋,你現在在哪,要是聽到了我的述求,請馬上滾過來救我,我定感激不盡,謝謝!”

  此時葉少軒在千萬里之外,隱隱打了兩個噴嚏,心道:“丫的,這是誰在想我,哎,長得帥就是煩惱多,一天到晚被人惦記。”

  ……

  “我數三聲,你就把你深思熟慮之后的答案說出來,不然你就帶著你自己和你的答案一起去見閻王。”秋離兒恐嚇道。

  嗯,當然是恐嚇,秋離兒沒有理由也沒有那勇氣把葉少軒的好兄弟給殺了,尤其還是當著蘇月卿的面,要是她在葉少軒把自己揭發了,恐怕秋離兒和葉少軒就走遠了。

  “我說兩位 貌美如花的大姐,憑借我和葉兄相處這么久的經驗來看,葉兄乃是重情之人,他喜歡一個人絕對是注重心靈美的,你們就不要在外貌這種小問題上浪費時間了,不值得。”乾倫已然想不起這是自己第幾次說鬼話為自己求生解釋了。

  “哦,是嗎?”蘇月卿道:“既然這樣,那我們換一個問題,你說,我們兩人誰的心靈更美?”

  “啊?你大爺的,這還用說嗎,他丫的我跪在這已經跪了十八個時辰了,整整被你們折磨了十八個時辰,沒有任何一秒鐘你們是松懈的, 現在你來問我你們誰心靈美,你們兩個特么有病吧!”

  此時乾倫心中有萬般苦,奈何不敢說出來,剛剛那些話也只不過是心中的哭喊,此時強行保持微笑,道:“兩位姐姐,你們都是好人,葉兄對你們兩人的愛都如滔滔江水綿綿不息,葉兄絕對是幸運的,能得到你們兩位外貌和心靈都如此美的女人喜歡,那是他三生修來的福分。”

  乾倫話剛說完,秋離兒就是一腳上去,當時就給踹臉上了。

  “我不想聽你說廢話,直接告訴我們,我們兩個誰心靈更美!”

  寶寶心里苦啊,但寶寶不說……

  一般人在乾倫這種際遇的時候,往往選擇委屈求全,尋找一個更強大的靠山,直接作出一個選擇,然后和那人結成盟友,那么苦日子就是到頭了。

  可是乾倫并不是一般人,他面對的也不是一般人。表面上蘇月卿的修為要高出一籌,但是秋離兒也深不可測,她們將斗了這么久,沒有誰真正處于下風。更關鍵的是乾倫不清楚葉少軒對她們兩個誰更中意一點,要是現在站錯了隊伍的話,那才是真正的后悔終生。

  “啊,蒼天啊,誰來救救我這個可憐的人吶。”

  采風客還有一個優點就是擅長絕處逢生,往往能在絕境中尋找希望,秋離兒和蘇月卿都把乾倫逼到這份上了,迫使他剎那間的靈光一現。

  連忙說道:“兩位姑奶奶都是絕色佳人,也是絕世好人,讓在下實在+難分伯仲,可是就算你們二人在這整個你死我活,然而會讓別人坐收漁翁之利。”

  
(提示:可按← →鍵翻頁) 上一章節 回仙穹宿書目 下一章節
520網絡小說網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更新屬于網友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如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刻刪除
Copyright (C) 2010-2016 520網絡小說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海南环岛自行车注意